千奈

第五人格 杰佣/诈欺组/鹿幸
yys 双龙组/酒茨/狗崽/夜青

是一个不会写文也不会画画,还万年拖稿的千奈!请多多指教!

魔芋不摸鱼:

Keltham:

叶墨言:

颓插:

马了

san.芷羊:

太强了

🌟五氧化二凌🌙:

🐴!

腌·牛肉烫煮麻辣金针菇焖炸香干牛排蒸卤面盖浇麻婆豆酱拌焗饭:

这什么?!!救星吗?!!!

💥一个恭而🍵:

哇手机可以做到吗😂🙏🏻不用每次上电脑了……

千水水麻辣味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杰傭abo】雞尾酒(中)

#大写的OOC  #abo #没有车
#若有撞梗真的不是故意的QAQQQ(求生欲极强)
#第一次写杰佣请多多指教!

#嘤嘤嘤我还真的忘记要更了QAQQQ
#好懒的转简体了orz

1.

轉眼間過去了半年。

奈布一直覺得杰克給他種熟悉感。

熟悉的相處模式,熟悉的氣場。

熟悉的味道。

2.

那是一種玫瑰的香味,迷惑人心。

3.

奈布暈乎乎的想,安逸的環境讓他放下了些許戒心,他沒察覺暈乎乎的自己。

4.

易感期過去,暈乎乎的過去了。

接踵而來的就是真正的發情期。

長期使用抑制劑的他,正式進入了發情期,擋都擋不住。

5.

水果酒的香氣在杰克鼻腔炸開。

他感覺連他的心臟跟褲子都要炸開了。

6.

「奈布,奈布。」

「嗚……。」

進入發情期的奈布失去了思考的能力,整個人意識暈乎乎的。

他感受到了熟悉的香氣,卻不能想通那個人是誰,只能暈乎乎的纏上去。

7.

杰克自然是有點惱怒的,他的小可愛認不出他。

明明每晚自己都用信息素對他潛移默化。

8.

「奈布,認得出我是誰嗎?」

「……嗚嗚嗚……難受……。」

奈布輕輕蹭著杰克,意識仍舊模糊,聲音嗚嗚咽咽的。

杰克皺眉,眸色漸深。

9.

杰克終究是把他辦了,該做的都做了,只差沒有給他個完全標記。

他可不想讓他的小可愛醒來之後說他趁人之危,雖然他的確是趁人之危,還預謀許久。

不過,完全標記、成結這種事,杰克還是希望奈布是心甘情願的。

杰克輕輕撫摸著縮在自己胸前的毛茸茸,思緒這麼想著。

當然也不會發現被他摸著的人已經醒了。

10.

奈布知道發生了什麼,雖然當時的他是模糊的,但身體給他的酸脹感讓他清晰的回想起昨晚種種。

杰克給了他一個臨時標記。

杰克平時也會這樣給他人臨時標記嗎,奈布不禁這麼想。

不過重點並不是那個。

11.

他想起來了。

他看見杰克手腕上淺淺的刀疤,回憶如洪水般倒流。

他的初戀手腕上,也有一個這樣的刀疤。

獨一無二,字為奈布的刀疤。

12.

這麼多年來,他在生死中穿梭,他已經不奢望能夠再見到那個人。

他的初戀。

這麼多年後,他遇見了他。

原來,他也一直再找他。

13.

「杰克。」奈布輕聲的喚。

「嗯?」

奈布的聲音染上了一點鼻音。

「你為什麼不完全標記我呢?」

tbc

【杰佣abo】鸡尾酒(上)

#大写的OOC  #abo #没有车
#若有撞梗真的不是故意的QAQQQ(求生欲极强)
#第一次写杰佣请多多指教!

1.

昏暗的角落有人公开的卿卿我我,有些不节制的Alpha大肆的释放着自己的信息素。

2.

奈布 • 萨贝达,一个退伍的佣兵。

他今年22岁,明明还处于年轻力壮的年华,他却选择离开了僱佣兵团。

3.

原因很简单,他是一个Omega。

4.

现实总是那麽的残酷,一个成天跟Alpha处在一块、甚至身体素质比Alpha更好的一个佣兵——

分化成了一个Omega。

5.

奈布起初是不想承认而且想靠抑制剂拖延下去的。

但……在他某次不小心在队伍中进入发情期前的易感期后,他的养父,希望他可以退伍。

「奈布,你知道一个Omega在这裡有多麽危险。」

奈布不会忘记的,易感期的他差点被那群同伴没有克制的信息素给弄到腿软。

6.

他退伍了,他的养父给了他一笔钱和一个住所。

但他却离开了那裡。

7.

奈布自他小时候就是在战争与烽火下苟延残喘。

除了杀人与逃亡,他又能做什麽呢?

8.

后来,他遇见了这个酒吧的老闆,是个女孩子,Beta。

她名为夜莺,她的酒吧,叫作温斯顿庄园。

9.

她的酒吧是个復古又阴暗的建筑,灰黑色的色调与糜烂的气息,是许多求欢的abo喜欢来的处所。

10.

她在她的酒吧门口遇见了这个Omega。

11.

Omega的抑制剂被扯落散落一地,一个没有被标记过且进入易感期的Omega无助的看着眼前四位强势的Alpha。

12.

无助?夜莺很快就否定了这个想法。

她看见那个男孩眼神裡的倔强与杀意,手臂上的绷带,身上大大小小的刀疤。

他不是无助的,瘦弱的。

13.

夜莺叫来了保全敲昏了那几个心怀不轨Alpha,向男孩伸出了手。

14.

「我叫夜莺,Beta。」

他看见男孩眼裡的警觉。

「没有恶意的,我喜欢帮助那些跟一般Omega不同的Omega,例如你。」

「奈布 • 萨贝达。」奈布扶上了向他伸出的那隻手。

15.

夜莺带着奈布进去了酒吧。

「杰克!」

16.

裡头走出了一个高挑的男人,英国贵族般的穿着。

「哦?这位是?」杰克打量着夜莺身旁的这位Omega。

17.

奈布不喜欢杰克那般打量的眼神,默默的将帽兜拉的更低了。

遮住了他湛蓝的眼眸。

18.

杰克眸色一暗,心想真想把他的帽兜剥掉啊。

那湛蓝的眼眸,他早就知悉。

19.

「杰克,我们暂时收留他一阵子吧,就交给你了。」夜莺向杰克投向一个暧昧不明的眼神。

杰克当然知道,将一个Omega交给一个Alpha是什麽意思。

但他会让他的小可爱甘之如饴的。

「我叫杰克,温斯顿庄园的调酒师,请多指教。」

「奈布 • 萨贝达,退伍僱佣兵。」

20.

僱佣兵啊……果然呢。

一个流亡在金戈烽火的孩子,最终也只会选择杀人这条路吧。

他想起了那把枪,开膛手的枪。

奈布,说不定你看到那把枪,就会想起我呢?

tbc

感谢看到这裡的你(比心)
偷偷求个小心心跟评论(つд⊂)エーン

【酒茨】灼之花(完)

#主酒茨副荒连狗崽夜青(皆微量)
#太微量了于是就不打tag了
#不知道是BE还是HE哈哈哈
#ooc高能预警 #ooc高能预警 #ooc高能预警

#前文见评论或头像

27.

「是他对你无尽的爱。」

「是他对你溢出的思念。」

28.

「酒吞童子大人,你知道为什么茨木童子大人不希望你知道吗?」

酒吞摇头。

「因为他不想要你悲伤。」

「还有……你回去就知道了。」

29.

酒吞离开了冥界,回到了寮裡。

没看见茨木的身影。

「晴明,茨木呢?」

晴明愣了一下,说:「……我们寮裡,早就已经没有茨木了啊。」

30.

"我们寮裡,早就已经没有茨木了啊。"

曾经有的,曾经有的啊。

31.

酒吞捏着从晴明裤裆裡拿出来的茨木碎片。

我会找回你的,茨木童子。

32.

「吞崽,你……你真的要离开吗?」晴明的内心正在暴风式哭泣,因为酒吞是寮裡输出之一啊。

「嗯,等集齐了,本大爷就会回来的。」

酒吞看着手心的碎片,露出了一抹苦笑。

「可、可是!我也可以帮你集啊!别离开啊……你可是我寮主力之一啊!」

晴明想了一下自己输出组的式神们……

33.

荒的针女取决于一目连的心情。
妖狐的突突突取决于大天狗昨晚如何对他。
夜叉的黄泉之海取决于青坊主昨晚的表现。

至于酒吞……只要不溷乱就好。

酒吞要是走了……

天呐,这破寮吃枣药丸。

34.

「不行的,我辜负了他,所以这次……」

「就由我将他找回。」

酒吞背起他的酒葫芦,鸟居下的小纸人交给他彼岸花送来的曼珠沙华。

酒吞勾起微微一笑。

就让我这个用你换来的生命,为你绽放吧。

——END——

感谢看到这裡的你,仍旧是不要脸的求心心求评论///

【酒茨】灼之花(中)

#不知道是BE还是HE哈哈哈
#ooc高能预警 #ooc高能预警 #ooc高能预警
#不要脸的求小心心求评论(#)

#不会用连结所以……前篇见头象或评论><

19.

酒吞童子都想起来了。
什麽都想起来了。

20.

他是怎么无视茨木对他的好与付出。
他是怎么践踏茨木的感情。

他也终于知道他为什么在看见茨木悲伤的表情时,心会突然绞痛。

21.

因为他根本是爱他的。
酒吞童子根本是爱茨木童子的。

22.

在还没想起这些前,他以为他自己爱的是红叶。

的确他以前也曾经爱过红叶。

但,红叶告诉他。
「你爱的,其实是茨木童子不是吗?」

23.

不然你为什么捨不得看见茨木悲伤的表情呢?
不然你为什么会放任他在你身边胡闹呢?
不然你为什么会,愿意守护他的笑容呢?

24.

是啊,是啊,我是爱他的。

25.

「所以茨木,死了?」

「嗯。」阎魔玩味的看着酒吞。
后悔吧,后悔吧。

26.

「那么,现在的茨木是谁?」

tbc

【酒茨】灼之花(上)

#不知道是BE还是HE哈哈哈
#ooc高能预警 #ooc高能预警 #ooc高能预警
#不要脸的求心心求评论(#)

1.

他的头髮如霭霭白雪,蓬鬆且柔软。

2.

挚友的头髮如火焰般红豔,多麽强大。

3.

但我却依稀记得,他曾经也有与我一样,艳红的头髮。

4.

这麽说吾也曾经有过一头如挚友般的红色头髮呢。

还有阴阳师说是情侣装来着?这个不行!

挚友可是大江山鬼王!堂堂的大江山鬼王呐!是最强大的鬼王!哪是吾可以相衬的!

5.

我一直觉得,我是不是忘了什麽。

为什麽我认为的茨木,应该是朝气十足的;而不是现在,会露出悲伤的表情。

6.

吾感觉挚友发现了什麽,挚友是不是想起以前的事了?

唔……。

7.

对,我是对的。

茨木不对劲。

他有事情瞒着我,虽然还是那个实力吞吹,但……

他以前会露出这麽悲伤的表情吗?
像是在怀念什麽。

8.

「茨木,你是不是有什麽事瞒着本大爷?」
那日,吾和挚友在老地方席地而坐饮酒时,挚友问吾。

挚友果然是最强的!洞察力满分啊!

9.

「挚友……忘记了不是很好吗?」茨木这麽说。

「怎麽会好?你不是希望本大爷重回大江山吗?」

「唔……是这样说没错,但、但那不是什麽重要的事情吧……。」

10.

我知道那个女人一定知道。

冥界。

「欢迎。」那个女人笑道。

「……妳早就知道本大爷会过来?」

「当然。」阎魔坐了下来,并叫判官端上一壶酒。

「我什麽都知道,就连那时茨木童子大人会来,我也知道。」阎魔笑道。

「茨木?」酒吞皱起眉头。

「你今天来此,不就是为此事而来吗?」

这种被看透的感觉真tm不爽,酒吞心想。

11.

「来,你看了你就都明白了。」阎魔侧身,画面显现。

12.

第一个画面,是从一朵曼珠沙华开始。

13.

只有一隻手的茨木童子吃力的扶着死亡的酒吞童子。

14.

他与阎魔达成了什麽协议。

15.

茨木走入彼岸花海,摘下一朵彼岸花,与第一幕的彼岸花重合。

16.

茨木将那朵曼珠沙华与酒吞童子交给彼岸花。

17.

「茨木童子大人,您确定您要这麽做吗?」彼岸花皱眉道。

虽然说,多一个强大的妖怪成为他的花泥当然是很好。

但,茨木童子啊,值得吗?

18.

「这是吾现在唯一能为吾友做的事了。」

「就让吾这残留生命,为吾友绽放吧。」

——to be continue……

【双龙组】反覆。

#阴阳师 #双龙组 #荒连 #刀
#短短短短短
  

  七点整、十二点整、四点整,无论风吹雨打、晴空万里、寒冰刺骨、艳阳高照,他都会独自一人坐在那牌坊下。
  
  那个他拥有一头秀丽的粉色长髮,身形单薄、皮肤白皙,他的右眼用绷带掩住,没人知道绷带下是何种模样。
  
  第一年我问他,「你为什麽每天都守在这裡呢?」他回:「我在等待那颗流星。」
  
  第二年他回我:「我在等待一个幻境。」
  
  第五年他回我:「我在等待一个人。」
  
  第十年他回我:「我在等待一个不会回来的人。」
  
  第十五年我说:「你已经等十五年了,你也说他不会回来了,为什麽你还要一直守着呢?」
  
  他笑而不语。
  
  第二十年时他对我说:「我必须要一直确认,一直一直确认。」
  
  「确认我对他的爱。」

#千奈
#文笔不好请见谅qwq求评论(#)

【恋与x你】当你怀上他们的孩子。

#初次投好紧张……求评论(#)
#ooc高能预警 

-李泽言的场合-

「妳怀孕了?」一向冷静沉着的华锐总裁此时脸上满是掩不住的情绪。

你轻轻地点点头。

「可是……我们还没……不对不对。」

第一次看见那个一向从容不迫的怼你的李泽言无措的样子,你笑了。

「……笑什麽……白痴。」前一秒还无措的李泽言下一秒又变回那个李怼怼。

「没有没有。」你笑着摆手。

李泽言突然握住了你正在摆盪的手,说:
「悠然,我们结婚吧。」

-周棋洛的场合-

「妳、妳怀孕了?!」正在与你视讯的周棋洛睁大了双眼。

「嗯。」你点点头。

「太好了!!!孩子要叫什麽名字好呢?」

「棋洛那个……我们……。」你扭扭捏捏的不知道要讲什麽。

但你知道他一定会明白的。

「悠然,结婚照你想去哪儿拍?」

「要去哪儿度蜜月?要去哪裡结婚?」

「不对不对,顺序不对……应该是……。」

「悠然,我们结婚吧。」

-白起的场合-

「怀、怀了?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吗?」白起愣愣的看着你。

「是的。」你点点头。

「好、好……我、我先出去冷静一下。」

白起转身就从十九楼的窗户跳了出去。

不过他很快就回来了。

「悠然,结婚吧。」

-许墨的场合-#虐?

「我要走了。」仍旧是穿着白大褂的他对你说。

「你、你要去哪?」正想告诉他好消息的你听见他对你这麽说,你内心满是挣扎。

如果你告诉他,那麽他一定会留下来的。

可是,这样会耽误了他,对吧?

「我……我不能告诉你,悠然。」

「好、好的。」

「悠然,对不起。」

他温柔的将你搂入怀中,你告诉自己眼泪不能落下。

不能成为他的绊脚石。

他离开了。

五年后。

依旧穿着白大褂的他,看见了她。

血脉这种东西,是不会骗人的。

她是与他多麽地相似。

不过,也许是她母亲给予她的爱,不至于让她与曾经的他一样悲伤。

「悠然,妳那个时候,为什麽不告诉我呢。」

娇小的她自鞦韆那端走近。

「你……是爸爸吗?」

血缘的羁绊,是无法掩藏的。

「是这样吗?妳妈妈呢。」

「她等下就会来接我了,你愿意见我妈妈吗?」

「当然啊,那是当然的,我一定会见妳妈妈的。」

因为,即使过了这麽多年。

我依旧,无法忘怀。

#千奈

这裡是许太太!!求同好加友!!

安卓伺服器,id:403051704 ,名字:淵绿。